歡迎來到力中天沈陽機床銷售服務中心

服務熱線:

13512055364


沈陽機床,沈陽機床價格,沈陽機床銷售
您當前的位置 : 首 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新聞

沈陽機床的國產數控機床成功之路

2021-01-08 16:11:27

數控機床是工業制造的基礎設備,它不僅涉及包括汽車、鐵路、船舶、機械、電力設備等在內的民用制造領域,甚至對一個國家的軍工制造水平都有很大的影響。在冷戰時期,日本東芝曾違反巴統協議,向蘇聯出口了4臺九軸數控機床,導致蘇聯核潛艇的靜音性能大大提升,而美國偵測蘇聯核潛艇的難度陡然上升,對東芝實施了嚴厲的懲罰。可見數控機床對軍工產業的發展有多重要。

然而,目前國產數控機床產業的前景不容樂觀。中國工程院曾在《制造強國戰略研究綜合報告》中指出,與美德日等國相比,我國在制造領域有4個產業與國外差距巨大,另有6個產業差距大,而這6個差距大的產業便包括數控機床。根據海關統計,2019年我國進口數控機床10321臺,共計28億9820萬美元,出口則毫無數據。還有數據顯示,數控機床國產化率不到百分之10,且核心的數控系統百分之90以上都是國外產品,可見國產數控機床的市場競爭力之低。


沈陽機床


我國在制造領域的十大不足

那么,我國在數控機床產業上難道毫無作為嗎?其實也不然。沈陽機床是我國很大的機床企業,2011年更是位列全球營收前位,但它的數控機床自主研發之路不可謂不坎坷。

2016年,北京大學某教授曾多次撰文,熱情洋溢地向讀者介紹沈陽機床研發國產數控機床的幕后故事。據他寫道:

“早在2006年7月,有一位正國級領導人視察了沈陽機床。在看到沈陽機床的所有數控系統都依賴國外進口后,他直接批評道‘這不是未來,沒有前途’,并對沈陽機床的時任領導關錫友說,‘要開發數控系統’,‘這件事如果沈陽機床不做,數控系統在中國就做不成'。”

此事引起了省市領導的高度重視,各級一把手不僅輪番視察沈陽機床,還召開全國專家座談會,就是想搞清楚開發國產數控系統究竟缺什么。結論是,不是缺了什么東西,而是什么東西都沒有……但并不懂數控技術的時任市長拍板,否定了其它方案,決定搞“先進的”采用數字總線技術的數控系統。沈陽機床價格

為了獲得技術支持,時任市長和關錫友分別聯系了一家歐洲公司和一家日本公司,形成了跨三國的合作計劃。但負責整個計劃的領軍人才又如何尋覓?關錫友想到了自己的師兄,同濟大學的朱志浩。但其實朱志浩很早就以四個理由,告訴關錫友國產數控系統不可行:國內外在數控知識和經驗上差距太大;國內市場早被外國產品占據;國內沒有基礎的芯片、計算機技術等軟硬件供應鏈;國企的研發投入連續性沒有保障。但是,出于每年有1億研發費用等因素的考慮,朱志浩還是與另一位同濟教授,加上7個對數控系統一無所知的年輕人,以“老師帶學生”的方式組建了團隊。不過,由于該歐洲公司不向中方技術人員開放核心技術,加上雙方在產品開發理念上不合,朱志浩等人在2008年起,就獨立開發數控系統。

沈陽機床的自主數控系統的研發地

當然,這個自主研發的過程艱難,在每年燒掉1億研發費用的巨大壓力下,團隊終于在2012年研發出了i5數控系統(取意5個英語單詞:Industry + Information + Internet + Intelligence + Integration),進而斬獲上萬臺大訂單,多年的埋頭苦干終于結出了果實。”

沈陽機床的i5數控機床生產線

這似乎是個很勵志的故事,但現實遠遠比這殘酷得多。站在今天來看,i5數控機床不僅沒有獲得預期的市場效果,為沈陽機床乃至整個國產機床業打開新局面,甚至可以說是壓垮沈陽機床的一座大山。

在i5數控機床問世的2012年,整個機床行業大變天,市場需求開始逐年走下坡路。即便是中國機床的龍頭企業,沈陽機床也無法獨善其身,從2012年起,沈陽機床的營收幾乎逐年遞減。由于原有型號的機床收到的沖擊很大,2015年關錫友決定以產品結構調整作為逆流而上的出路,從2016年起主打i5數控機床。這位北大教授當年得知這一情況時,樂觀地認為“沈機管理層……只剩下克服產能‘瓶頸’的甜蜜煩惱了”,殊不知沈陽機床根本擋不住經營凈現金流自2012年起的八年連負,只能在2019年走向重組。


沈陽機床價格


員工在檢測i5數控機床的生產線

那么,為什么沈陽機床會淪落到這步田地呢?原因當然眾多,但重要的是以下兩方面。

首先,沈陽機床當年上馬國產數控系統,就有巨大的失敗風險。從這位北大教授的文章中就可以看出,全國專家座談會就已得出了“什么東西都沒有”的現狀評估,但不懂數控技術的時任市長硬是拍板搞先進的發展路線。開始的中方9人研發團隊,只有2個教授是數控系統專家,7個年輕人對數控系統要從零學起。而且企業開發不同于科研院所搞科研,研發國產CPU的龍芯公司曾因為沿用“導師帶學生”模式而在早年發生過產品質量問題。網上有一些對i5數控機床的質量批評(尤其是使用壽命、穩定與可靠性等方面),但目前不知是否與這一研發模式有關。不僅如此,這么多年過去了,仍然難以在網上找到有哪位技術專家明確指出i5數控機床在哪個核心制造環節可以取代甚至超過日、德等國的數控機床,i5數控機床在多大程度上填補了國產技術的空白,恐怕至今是個謎。

其次,沈陽機床長期盲目擴張,財務情況始終不佳,i5數控系統的問世進一步放大了這一問題。根據Wind提供的沈陽機床集團旗下的子公司“沈陽機床”(以下簡稱ST沈機)的數據,在2012年前,ST沈機的短期借款與營業收入的比例就已接近百分之50,從2013年開始,ST沈機在營業收入、短期借款、財務費用、凈利潤、經營凈現金流等指標上惡化。這背后的原因也與i5數控系統的商業模式有關。i5數控系統并非傳統的出售模式,而是采用了租賃模式,即根據客戶的使用程度進行計費。這位北大教授稱贊這個“新商業模式”“受到歡迎”,但事實是租賃模式加劇了現金流的周轉困難,導致ST沈機在2013年后的債務雪球越滾越大。更令人震驚的是,沈陽機床對負責i5數控機床銷售的員工的考核竟然是以多少客戶簽了合同為標準,而不是以客戶實際帶來多少收入為標準,如此輕視“營收”、“利潤”等企業基本的經營指標,也難怪債務窟窿只大不小。沈陽機床銷售

自主創新的精神固然可貴,但創新成功談何容易。客觀地說,盡管這位北大教授直到今年還在自己的新書里用一個章節的篇幅對i5數控機床大書特書,但i5數控機床乃至整個沈陽機床集團在殘酷的市場競爭中是真真實實地失敗的。或許i5數控機床確實有些值得肯定的技術和環節,但筆者只想復述一個再簡單不過的道理:在市場經濟下,產品的技術多么好,得到多少專家學者的贊揚,獲得多大的獎項,這些都不重要,只有市場有資格論英雄。無論是在數控機床產業還是其他產業,這一點都成立。

標簽

最近瀏覽: